舍得创新才能在行业上获得更多的收获

时间:2017-10-16 15:00   点击:
 
 
 
 
 
 
 
近来,《经济参考报》记者采纳“问卷查询+实地拜访”的方式,“开心什么呀,你在美国好吃好穿的,太优越了吧。我们在家里常常饿得连草都吃不上,现在刚好一点。”跃进站起来,又呛呛地说:“住在后落屋里,永久晒不着阳光,别人家考究的是冬暖夏凉,我们享受的是冬冷夏热。”
历时近两月,搜集有用问卷1048份,实地采访10余个省份的近百家立异式企业。查询数据显现,占比74.5%的受访企业把研制经费投向了产品研制。“从前拼资源、靠产能都能赚钱,现在不行了,再不立异就没有出路了。”取得2014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江苏凯宫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苏善珍以为,想办成百年公司,靠立异、靠产品、靠人品。
 
立异研制就是烧钱?
 
“跃进,就你呛呛呛的。现在不是有大房子住了吗。”晚芽把跃进拉到身边坐下。
 
“大姐,我喜爱小妹的直爽。”晚苗收着手绢和小镜子说。
 
企业作为立异驱动的主体,一方面新开辟的市场潜力无限,另一方面却是可用资金绰绰有余。一句“我的实力撑不起我的愿望”成为他们开疆拓土之路上最无法的心声。
 
“20年前我接单绣星巴克的标志,后来才知道那叫星巴克,我得绣多少个星巴克,才干喝得起一杯星巴克!”虽然生意不好做,但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心悦电脑绣花有限公司董事长万素丽仍下定决心从代工转向打造自有品牌,在为国外品牌代工20年后注册了自己的刺绣商标“凤仪全国”。总产值6000万元的企业,3年时刻为品牌推行和技能研制砸进去了4000万元。但是,从去年底至今,她却由于活动资金严重推掉了将近90%的订单。
跃进的下巴靠着大姐的肩上,朝二姐做了个鬼脸,斜着身子用粗铁丝一挑一离间弄着火堆。
 
“北京的金山上,唱……”桐河给发音,跃进扔了铁丝跳起来,一个脚一搠一踮地又唱又跳,两只细长的臂膀上下拍扇着,其他的人跟着节凑拍起了手。
 
 
“立异研制就是烧钱”,作为纺织职业机械制造的带头人,苏善珍在研制络筒机上投入高达1个多亿,企业资金链极度严重,却始终未见财政的科技资金支撑。这位以复兴民族工业为己任的企业家不由疑问,“国家花了那么多科技资金,都给了谁?有效果的又有多少?”